三尺一介

阶段性自萌。不长情。
剧透党。

【读书】《发现社会之旅》(四)边读边记

第四章 尼采的疯狂

尼采的生平

第一本书《悲剧的诞生》区分出两种文化:日神文化(Apollonian)和酒神文化(Dionysian),前一种是基督教和现代欧洲文明中占主导地位的理性的、克制的精神;后一种是更为深刻的力量,更情感化、更原始的。瓦格纳和他的音乐。

 

人类学的诞生和非理性的发现

尼采的思想源自现代人类学,打破欧洲中心论世界观。

梅因:研究古代法发现,罗马的法律契约背后还有更多的古代法律形式,是以每个案件中每个涉案人的地位为基础,最早是看个人在某个法团共同体(corporate community)中的成员资格,而个体之间进行更理性、更精细的磋商协议是在历史上更晚时候的事情。

巴霍芬:父系社会之前的母系社会证明有这么一个时期社会是围绕女性组织起来的,有以女性为中心的宗教和法律,完全不同于以后以男性为中心的各项制度。

库朗日:证实了古希腊罗马的奥林匹斯神信仰实际上是一些政治仪式。更早阶段的崇拜形式是对家神的崇拜。

詹姆斯·弗雷泽

尼采:日神(阿波罗)风格:平静、理性、平衡、克制。

      酒神(狄奥尼索斯)风格:追求极端、追求对基本生命能量的情感宣泄。酒神运动是希腊悲剧的基础。酒神文化的一面被一步步埋没压制。

 

对基督教的攻击

无神论者。

进步的知识分子反抗教条,建立理性。

法国大革命时期,倡导理性战胜宗教,但是你才看得更远,他认为被推翻的只是原来教会实行的那些对政治及智识的外在压制,压制的价值观仍然存在。尼采宣称,如果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延续意外的价值观,即宣扬情感上要自我控制,在道德上要集体奉献,那么从基督教的教条主义中摆脱出来又有什么益处呢?尼采激烈抨击世俗化主义者(Secularizers)。

尼采的主要攻击对象是利他主义的训诫,指出语言的历史可以作为道德观变化的一个线索,“善”和“恶”的意义古今不同。

尼采的两个结论:从历史角度看,很显然发生过价值观的颠覆,底层努力地道德观代替了上层贵族的价值观。在实践的层面上,尼采则需要亲自发动一场征战,来为创造力恢复其应该有的地位。

 

意志的动力学

尼采确信,人类的本质就是意志(will)。是所有生命和存在的本质。而意识、逻辑和精神范畴只是意志的派生物——是意志限制和反对他自身的各种模式。意志的自我约束并不一定是不好的。

自我反思(self-reflection),意志的自我转化与世界上的各种阻碍——其他意志——抗争并弹回,建立起一种自我反思。

人类的意志在社会中的最初斗争本质上是外在性的,在这些相互对立的利己主义竞争中,产生了层化的(stratified)社会。符合时代潮流的人成为社会顶端,这就是“善”,能量较弱的人成为“恶”,是低等的。

这种英雄式道德盛行于城邦时期。罗马扩张几乎使每个人在不同程度上成为奴隶,数量极其庞大,以至于可以影响思想。于是奴隶阶层被践踏的意志以某种阴险的方式抬头,努力地美德“服从、谦卑、自我放弃、责任、依赖高于自身的事物”成为了“善”。即便后来有基督教等出现,也再也没有为争取个人表达的古老斗争了,整个社会已经接受了奴隶的道德观。利他主义是这种道德观的基调,使奴隶们相互连接并且使个体依附于群体。

讽刺的是,这种利他主义和平等主义并没有建立一个平等公正的社会,良心和利他主义压制权力意志,成为统治的工具。

尼采的历史动力学也对应个人心理层面,认为所谓道德心(conscience),是用卑劣的意志(devious will)来压制初始的、自我中心主义的意志,而前者不断地通过不断地吸收那些服从于它的群体而争取一种权利的伪装。这个过程中,不仅有创造力的情感能量,还有追求意志的情感本身也被压制了。

 

重估一切价值

尼采得出结论,生命只有只有作为意志的明确的、不受阻碍的表达时才是有意义的。

利他主义和自我否定的道德观在双重意义上收到声讨:首先,它与创造性的生命对立;其次,它颠覆了它自身的标准——因为它只是利用利他主义和道德心作为口号,想通过它来支配自我和他人。

而要接受另一个选择是很艰难的,因为要去接受一个充满冲突甚至暴力和残酷的世界。但这是唯一现实的选择,因为只有它能使我们摆脱那种阴暗的前景和无休止的平庸和摧毁个体的大众组织的前景。是通往个人健康和大众创造力的唯一通道。尼采指出,文艺复兴、古希腊都是充满伟大的斗争、不加束缚的野心和讲究权术的个体。只有通过这种斗争及其相伴的极端情感,才能达到生命的最高峰。

尼采提出一种“超人”即人之上(over-human),是只有通过创造才能出现的形象,是从社会和心理压抑中解脱出来的个人,是各种斗争的产物,这些斗争磨练出来的创造力和能量的水平超出迄今为止所见到的任何事物。

创造超人,要把自己从复仇情绪中解脱出来,不仅是从奴隶道德和心理压抑的历史重负中获得历史性解放。尼采认为,复仇情绪是一种对时间流逝的抗议,它不断纠缠于过去所发生的事情,固执地希望修补已经逝去的、不可能再修复的过去。

提出“永久循环”来代替这种复仇情绪——每一事物都注定要一次次不断地发生。包含在古希腊的丰产祭祀中。在充满外部冲突的世界,个体只有通过用意志的力量控制整个循环才能实现自己的权力意志,不需要复仇,而这个未来注定与过去相似。这是尼采思想中最令人不满意的地方,从另一方面说,这是需要继续研究的地方。“那么结构的永久循环是否注定要重复自身?超人的最后阶段以及永久循环所发生于其中的那个结构最终会出现吗?”


评论

热度(2)

©三尺一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