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一介

阶段性自萌。不长情。
剧透党。

【无间双龙】【段龙】彗星来的那一夜 OOC

无间双龙 段龙 同人 OOC

梗自《彗星来的那一夜》[其实就是平行时空的混乱,看过这个电影的应该都知道嗯]

不要太在意科学逻辑…

没看过漫画所以……[说得好像看过就不OOC一样→_→]

 

 

设定:金表组高层被龙哉郁夫杀掉,龙哉秘密藏身,警察正在追捕,郁夫摆脱嫌疑仍是警察。

 

 

 

==================

 

 

    (一)

郁夫每时每刻都在担心着龙哉,自从杀掉金表组高层以后,两个人默契地没有再见过面,一是怕龙哉的行踪暴露,二是怕郁夫被怀疑。

白天忙了一整天,有一个物理学家站在大学的实验室门前发疯,吸引聚集了一大批人驻足围观,说今晚有百年一次的彗星,将对宇宙时空维度产生影响,彗星相干所造成的多维度的同一人在平行空间会有叠加状态,人类的秩序将被打乱。一些民众居然被他说得相信了,造成了群众性不安和轰动,那边警察人手不够,郁夫被临时调过去维持了一整天的秩序。

从现场回来已经快晚上了,龙崎心不在焉的,心里一直很慌,他不断安慰自己“阿龙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他一向都很厉害。”

“龙崎!”日比野冲进来把神游的郁夫拉回忙碌的日常中。

“日比野……”

“龙崎!”日比野匆忙地收拾东西,把最顺手的枪装满子弹,“蝶野他们找到段野龙哉的所在了!要我们带人去支援!”

郁夫这几天一直安慰自己不会发生的情况还是发生了——阿龙!

来不及想见到龙哉应该表现怎么样的状态,还有没有办法让龙哉逃过这一劫,郁夫的脚步已经不由的加快了——阿龙,你可千万别有事!

 

段野龙哉藏身在离乐园不远的近海村庄的宅子里,蝶野能发现他也是巧合,双方正在对峙。蝶野和搭档东海林举着枪,一动不动地盯着龙哉,这个把警视厅上层搅得人心惶惶的重要通缉犯,不论他们心底对个中正义曲直的评判,上头的命令是最大程度地锁定段野龙哉。

“段野龙哉,乖乖跟我们回本部吧,支援逮捕你的人马上就要到了。”说真的,蝶野一点也不想碰上段野龙哉,金表组在警察内部的存在已经发生动摇,上层的重整换血虽然全靠这个黑道头头,不过新官上任三把火,下了死命令要全力缉捕段野龙哉。不管是谁都没胆子这时候往枪口上撞,蝶野也不例外。

不管是谁在上位,警察就是警察,在危急关头最信任的人,却也是隐瞒最多最神秘的,老百姓从来也不会知道,这个社会的“秩序”是在怎样的平衡中维持的,就算没有金表组,或许若干年后还会有银表组铜表组,为了维护所谓“秩序”而存在。“秩序”和“正义”不能一直和睦的并行不悖。段野龙哉所维护的“正义”在现在的情况下是不能被任何“秩序”强权容得下的。从作出决定的那一刻,想必已经做好了迎接自己下场的准备。蝶野想及此,又有几分钦佩眼前的这个人。但枪口相对的枪并没有丝毫不稳。

“我是不会对警察投降的。”龙哉端着枪,一对二的胜算并不会是很大,特别当对方都是经验丰富的警察的时候。

“段野龙哉!请放下枪,这个地方已经被包围了!”日比野在僵持的时候冲了进来,枪上膛,对狡猾的敌人随时做好准备。

郁夫跟在日比野后面,抓着枪的手是虚的,外面其实还没有被其他警员包围,他们目前没有到,要想逃走必须抓住这个时间了,要是自己和阿龙一起杀出去,机会会增高很多。想到这,郁夫便往龙哉那边跨出了一步。

龙哉看出了他的意图,凌厉的眼神制止住郁夫冒出的念头。郁夫暗暗咬牙,难道让我看着你被捕么!!到了警局脱身的机会几乎就没有了!龙哉细密地观察着可能出现的空隙……该怎么办?这种时候……这种时候…到底该怎么办?!

海风一吹,汗液流过的痕迹明显比皮肤其他地方凉上许多,天已经完全黑透了,周围星星点点的住户不知道这里正在发生的事件,安静的像是玻璃中的世界一样。

 

“嗞—嗞—咔”屋里所有的灯一瞬间都灭掉了,刹那间伸手不见五指。

“停电了?”东海林低声嘟囔一句。

这种时候就是有再多的警察也无济于事。沉寂的黑暗无疑是给了龙哉一个保护伞。

“哗啦”一声,龙哉的位置上响起了玻璃被击碎的声音。

——嘭!

“他要逃!”日比野当即朝着玻璃窗破碎处放了一枪。

屋子里的紧急照明亮了起来,暗黄的灯光把从窗户吹进来的海风都照得清清楚楚,哪里还有段野龙哉的身影!

郁夫抢先从窗户跳出追了出去,顾不得后面跟出来的日比野以及还在原地留守的蝶野和东海林。

没有月亮,周围黑乎乎的一片,连脚印都看不到,除了有海水刷拉拉击打沙滩的声音,连水波也辨别不出来,死了一般。

可恶!郁夫记得当时自己是看到有黑影在窗户边一闪而过,所以龙哉应该没有留在屋子里,自己这才追出来,难道是看错了么?……不,不会的,当时屋子里阿龙的味道几乎一瞬间就消失了。他知道日比野也追了出来,不过现在这状况她应该已经不和自己在一个方向了。

 

 

(二)

郁夫找了好一会都没有龙哉的身影,前思后想阿龙应该已经逃走了,便在茫茫的黑暗中摸索着往回走。

 

没一会,看到了紧急照明的灯光,郁夫小跑几步进去就傻眼了——

——怎么会!不是逃走了么!?

日比野拿枪指着龙哉,蝶野和东海林站在一旁,龙哉不说话。

“日比野,请冷静好吗?”蝶野看看段野龙哉,对日比野说道。

“他可是通缉犯啊!难道不该带回去么?!”日比野的火气好像比刚刚大了许多。

“你在说什么啊,日比野。就算他是黑帮头目,我们警察也该跟他们打好关系不是么?这就是黑白之道的平衡啊……龙崎君你回来了,快劝劝日比野,发什么疯呢。”

“日比野警部,你一冲进来就拿枪指着我做什么?”龙哉坐在沙发上,淡定地看着眼前的女警官。

“你可是杀了金表组的高层啊!”

“金表组?…什么金表组?”东海林反问道。

这下轮到郁夫和日比野一头雾水了。

日比野快被他们气炸了,抬手就是一枪向着段野龙哉擦了过去。龙哉显然没有想到此时愤怒无措的日比野会扣下扳机,身体靠在一边,子弹险险地擦过肩膀,血液流在黑色的衣服上,并不是很明显。

“不是你们警察要来见我么?怎么?还送这样的见面礼?”龙哉一贯的黑道气场丝毫不在意伤口有多深,仿佛是衣服在流血而不是身体。

郁夫觉得自己刚刚出去一定是被海风吹傻了,转个身的功夫,无力的局势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段野先生,伤口好像有点深,还是先止血吧。”蝶野示意东海林看住日比野,不让她乱来,一边有翻着抽屉找纱布,“好像没有酒精和纱布了,龙崎,你去附近的药店买一些回来吧,我们还要和段野先生谈很久,一时半会这地方也没有医院,还是先简单包扎一下比较好。”

被点到名的郁夫稀里糊涂地答应了一声。

“龙崎郁夫!怎么能!”日比野好似刚看到周围站着的龙崎,“你们怎么能信任他?!他可是段野龙哉的共犯啊!”

郁夫一下子就懵了。怎么回事?自己在和阿龙干掉金表组头目以后,很快就洗干净嫌疑了,日比野当时比其他警察更愿意相信自己,现在怎么这么笃定?这种语气…不是怀疑,是肯定啊!郁夫屏住呼吸,大脑一片空白:“我…我不……”

谁知蝶野像是听到了什么一样,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你今天到底在说什么呀?日比野。龙崎马上就要晋升了,怎么会和段野组长来往呢?你要这样说,今天在这里的你我和东海林,岂不都是黑道的共犯了?哈哈哈”

日比野的胸膛起伏着喘着粗气,不知道说什么好,脸扭向了一边。

“说起来,我和龙崎警官还是有渊源的。我们幼时在一家孤儿乐园,感情很好。不过,后来长大就分开了。前几天确实出去喝过几杯。”龙哉终于拿出帕子按住伤口,不过看他的神情,大概不是因为疼,而是血流出来的粘稠感造成了不适。

“诶?”郁夫默默地疑问,到底怎么回事……

郁夫迷迷瞪瞪地被蝶野推出去买消毒酒精和纱布,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听说,人在弥留之际总会有些不真切的意识或者是梦境,郁夫拍拍自己的脑门。

 

走出门之后,就又是那片无穷无尽的黑暗,郁夫没有觉得这片黑暗和上次追出去的黑暗有什么相似感,反正都一样,海风把空中的气味吹散又吹回,熟悉的也变陌生了。

他现在有点烦躁,因为他没有找到蝶野说的“附近的药店”,还好看到商店有卖烈性酒,随手拿了一瓶,应该能有点用。奇怪的是,商店里除了一丝不苟的收银员再也没有看到其他的顾客,怪冷清的。

 

 

(三)

这次指引郁夫回到小屋的仍然是应急照明的灯光,那一点光显得极为耀眼。

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郁夫看到龙哉安稳地坐在里面,电视里正在播放新闻:“……X彗星已经对人类的稳定存在造成威胁,据相关的可靠研究,地球上曾在一百年前有过这样的浩劫——第二天醒来,妻子不认识丈夫,老板不认识职员,造成了全人类的一次广泛恐慌…后来广大科学家从未停止对此的研究,多维度空间…”

“哟,龙崎君,你回来了。”坐在旁边的东海林冲郁夫打招呼,“出去买酒买了好长时间啊,我们还在想不会是龙崎你自己在路上偷喝酒喝醉找不到路了吧哈哈哈。”

龙哉接过郁夫便利袋中的酒:“干嘛买这种烈酒啊?今天是结子的生日,我们就是随便聚聚,买啤酒就可以啦买啤酒。”

“什么?”结子老师的生日?没错是结子老师的生日,但是,两个人往年都是默默地在乐园碰面,今年因为情况特殊,怎么给结子老师庆祝生日?郁夫张张嘴想问点什么,却又千头万绪不知道怎么问起。

“刚刚结子的电话,说是路上遇到点事,会晚过来。刚刚日比野去接她了。”蝶野从一边靠近过来,“龙崎你回来了。”

结子老师的电话?!是疯了么!!郁夫感觉大脑像是被浸泡在海水里,被堵住每一根神经完全不知道怎么反应了!

“阿龙……”

“嗯?怎么了?”龙哉转头看着郁夫,他的手好像有点发抖,龙哉抱住他,“刚刚出去有点冷了么?海边嘛,暖一会就好了……”龙哉低沉的声线让郁夫有点愣神,这就是阿龙的声音,阿龙的味道,真真切切的可是又有点不一样,为什么觉得好像不认识一样!郁夫更加烦躁了。

“阿龙,你…现在…有没有碰到什么…呃、什么麻烦事……?”郁夫纠结着该怎么问让自己显得不那么违和。

“你在说什么啊?”龙哉看着郁夫,“公司的企划通过的很顺利,社长很看好,忙完这阵子就可以升职也说不定。倒是你,回来后怎么觉得有心事?”

郁夫观察着自己在龙哉眼中的轮廓,试图看出自己是不是没有影子的梦中人或者幽灵。

“本来是想等升职以后再告诉你的……”龙哉笑起来,“想着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泡温泉……”

“结子老师……”郁夫不知道该怎么问刚才听到的结子老师的话题。

“怎么?你想叫上结子一起去么?还是不要了吧,我是想跟你独处呢,而且她是警察平时那么忙…不过多叫上一些人也可以更热闹……嗯,到时候……”

“结子老师……结子老师……不是已经……”死了么……郁夫怔怔的看着龙哉,觉得自己要是问出来一定会被当成疯子,但是……乱了!全乱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挣脱开龙哉的怀抱,跌跌撞撞地往外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据有关科学表明,彗星对平行时空的研究将会对这个世界造成很大的影响。届时可能会有大的灾难,时空维度的叠加在彗星过后将是不可复原的。但是更加深入的研究还有待进一步探索……”

郁夫猛地回头盯着正在播放的电视,甜美的女主持人仿佛像机器一般,勾起了白天郁夫从物理学家的“煽动性言论”。彗星……?平行时空?宇宙维度?……不会吧……

是不是…到底是不是这样……

“龙崎?你要去哪?”郁夫不管后面蝶野的关心,快速打开门跨出去,到底是不是这样,只要再出去看看,说不定就明白了。

 

 

(四)

郁夫不知道自己是在一直向前走还是中间有转弯过,反正他又看到了紧急照明的灯光,那么熟悉,闻不出一丝味道。这次他先在窗口观望着。屋里还是蝶野、东海林、日比野,和龙哉。气氛有些冷,他在屋外就能感受到,与前两次进屋不一样的气场。

郁夫思考着要不要进去,一晃眼,就看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龙崎郁夫推门进去了!

两个我!?吃惊的同时,郁夫也基本肯定了彗星造成维度混乱的说法,现在除了这种说法能让自己相信之外,真的很难有什么理由能跟自己解释发生的一切了。郁夫静静地在屋外看着,隐隐约约能听到里面的声音——

屋里,日比野举起枪对着龙哉,龙哉的目光却落在进门的郁夫身上:“我们是什么时候…越走越远的呢?”

龙崎郁夫皱皱眉没有说话。

“…郁夫…应该在你最早开始问我,我们是不是偏离正道的时候,你就不是跟我一起并肩作战的郁夫了。那个可爱的郁夫,那个缠着结子和我的郁夫…那个时候的郁夫是多么固执啊,现在也……”龙哉自嘲地笑笑,“……结子说过,她不会原谅偏离正道的人。……正道是什么?匡扶正义是正道,扶残救弱是正道,心存感念是正道。这些大道为什么就容得下掩埋真相的金表组呢?追求真相追求正义的我…和以前的你…为什么不是正道?说着冠冕堂皇的话语,用‘无关紧要’的性命维护所谓警察尊严的金表组走的才是正道么?结子的性命就是用来填补残垣断壁的随便舍弃的残瓦么?这个社会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你满腔的热血啊…呵,希望你以后能…做个好警察吧……”

“罢了罢了……其实早在我们当初把后背交给对方的时候,就注定往前走只会越走越远,就注定再也无法看到你的脸了……”龙哉像是对郁夫说的,又像是对自己说的,日比野枪口的距离离龙哉越来越近了。

“一起为结子报仇,哪怕现在只剩我一个人…郁夫,直到今天,你站在我对面,我也依然觉得,我的郁夫…跟我一起……我们一直一直,在一起……”大概我对你的这份爱,才是正义吧。

屋里的龙崎郁夫仍然一句话也没有说。直到枪声响起,小小的子弹冲进皮肉胸膛,迸溅出来的血花染红了大片大片的衣衫。这个时空的蝶野和东海林再没有让郁夫去买纱布。

屋外的郁夫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怕自己哭出来。他不是没有质疑过自己走的道路,也想过会不会有一天与阿龙背离,转过身却是枪口对枪口。这一枪就像是向自己开的一样,对准自己的心口,狠狠地穿了过去。

 

 

(五)

郁夫又跑进了黑暗里,放开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刚刚掐住自己的无形的手慢慢放开,他抹把脸,不愿意再回忆起来。

平静了一会,郁夫暗暗想到:自己的世界是阿龙被追杀,自己还没有受到牵连,阿龙下落不明;后来回去之后的那个时空,阿龙仍是黑道头目,自己也还是警察,但是关系看起来很一般,也就是说,自己与阿龙并没有很深的熟识,那么,当时先自己一步在里面的日比野,看来也跟他们不是一个时空的;再来就是第三个,结子老师没死,阿龙是个普通职员;再接下来就是刚刚那个了…想到没有任何反应的另一个龙崎郁夫…难道说他也原本不是那个时空的人?!

那,现在该怎么办?还有可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么?再走下去会不会是其他的世界…会的吧,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阿龙从窗户逃走之后,是不是也走到了其他的时空?如果是这样……那岂不是说,就算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也见不到阿龙了?……郁夫越想越觉得心里不安。

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个维度,就像没有人知道宇宙的尽头在哪里一样。

这已经不单单是一个迷宫或者是魔方了。

阿龙…阿龙…你到底在哪里?…这算什么!老天爷的玩笑么!这个世界就这样因为一颗听都没听过的彗星全乱套了。一想到再也见不到阿龙,郁夫就觉得消失在宇宙的缝隙中也没什么了。但是阿龙还活着吧,他一定还活着吧。自己只是找不到他了。

郁夫也想过,找一个没有纷扰的平行时空,和那里的阿龙守一辈子,但是他的阿龙只有一个啊。郁夫想起那个喜欢喝威士忌的男人,那个用低沉的声线说着情话让自己涨红脸的男人,那个和自己吃一个蛋包饭的男人,那个在手下面前变幻莫测却总是欺负又宠爱着自己的男人,那个…自己的爱人啊。明明只有一个,不可取代。

郁夫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咬尾蛇,龙哉背后的纹身和项链的纹路是一模一样的。阿龙,能感受到我么?

咬咬牙,每看到应急照明的光郁夫都会靠近去看看,要是自己的阿龙一定会认得出来的!我们可是彼此最熟悉的人啊。

平行时空的界限不知道被无边无际的宇宙隐藏在哪里,每一处亮光都像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存在。郁夫茫茫然地走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明天,什么时候会找到龙哉。

…………

 

郁夫醒来的时候阳光还不是很烈,海水让光线变得温温凉凉。

腾地坐起来,还是在海边,白天海水的声音和晚上大不相同。昨晚怎么就睡过去了一点印象也没有,难道只是一个梦?郁夫苦笑,别自欺欺人了…他环顾四周,不知道这是在哪个时空里,回头看到了那所满载起点乐园,每个平行时空的乐园都是一个样子啊…这个世界的阿龙…郁夫摇摇头,不去想了。

郁夫不知道该去哪里,就转身进了乐园。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点人气。郁夫的手划过窗帘,划过书架,划过放在桌上的当年乐园的大合照。最陌生却又最熟悉的感觉大抵如此了吧。

是什么味道?好熟悉…郁夫小心地往里走,推门的动作让风铃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

桌子上是…吃了一半的蛋包饭…?郁夫拿起勺子,眼睛里的雾气涌上来又溢出来,这个房间里…充满了…充满了…

“郁夫……是你吧…”大手从身后抚摸上郁夫的双眼。

…充满了…熟悉的味道。

“…阿龙…阿龙…阿龙…”

“恩,我在。”

郁夫转过身:“真的是你…”

龙哉让郁夫坐在桌子上,郁夫紧紧地抱着他:“阿龙,我看到了很多你…”

“恩,我也看到了很多你。”

“但是都不是你…我一直在找你…”郁夫把头埋在龙哉的怀里,所有的不安都消退了,没有比这更让人心安地地方了。

龙哉顺着郁夫的头发,有点乱蓬蓬的:“恩,我也是。”

“这是哪个时空…?”

“不知道,但是我们都在…”龙哉捧起郁夫的脸,吻了吻郁夫的眼睛,“我爱你,郁夫。”

“我也爱你。”

 

 

 

 

 

========end========

 

 

 

最后…

看的电影不多,忽然想到的,然后就用了这个梗。写完第一小节的时候突然脑光一闪觉得要是用恐怖游轮的梗也不错,但是,懒得再改新的了(毕竟懒…)

当然没有电影那么…恩…高端复杂…其实只是用了平行世界混乱这个由头…毕竟写不出来太高端的东西orz逻辑顺不顺还有待琢磨…(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结局最开始是想的让两个人重逢在结子没死的完美世界里,但是也觉得这样很奇怪,然后就想了另一个,比较没人性的——郁夫以为某个时空的龙哉是他的那个,然后就干掉了这个时空的自己,后来时空稳定后,发现并不是自己要找的人,无可逆转(因为电影的结局就是女主找了一个时空,杀掉了自己)——嘛~还是狠不下心be哈哈哈写着写着就he了,不过没有纠结到底安排在哪个平行时空里,我想不出来(趴),反正是在一起了!

 

 

评论(11)

热度(61)

©三尺一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