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一介

阶段性自萌。不长情。
剧透党。

【读书】《无证之罪》读后感

*大量剧透

*个人观点,不喜勿撕请绕道

 

       这本书一如既往是紫金陈的风格,但是真的是我看过的他的质量最差的一本了。

       不说小方面的bug,就先从严良所用的反证法说起。严良在没有掌握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高度怀疑了骆闻,虽然他一直到最后也没有掌握任何证据,没错这又是一部靠犯罪分子的“觉悟”来结案的案例(笑)。

       首先,严良本来是不参与案件的,在自己怀疑骆闻之后主动加入调查,书里是这样写的:“吃完面条,严良离开了面馆,他心中有了隐约的猜测,尽管他没有掌握任何证据,但他觉得未知数的个数差不多满足了,猜测未知数的步骤已经完成,接下去就是要验证这组高次方程的解了”。当警察林奇对他这种方法产生“是否有先入为主的倾向、会不会造成冤假错案”的疑问时,严良是这样说的:“……我说过,办案就像解方程,大部分案件都可以借鉴已有的破案方法,相当于套公式,把证据一项项带入进去,自然就能得出答案。可是,那只是对大部分案子。大部分案子,都只相当于初中、高中的方程,这些方程的答案,都有固定的公式可以套,按部就班来就行了。只不过,如果一个案子非常复杂,就像数学上高次方程,理论上是无解的。唯一求解的方法只有,你先大致猜测未知数的解,然后把解代进去,验证你的猜测。现在这个案子,就像典型的无解方程组,无法用常规办法获得答案,只能先代入、再验证。”什么鬼?!WTF?!你怀疑了一下他,没有证据,连作案动机都是猜的啊也没提,然后打上坏人的标签他就永世不得翻身啦?这是在小说里主角光环,刚好就猜对了,那要是猜错了呢?你的名字又不在办案人员名单上,这个锅谁背?[同志们注意了!(敲黑板)冤假错案就是这样来的啊!这是一道常见的易错题啊同志们!]我真是气得语无伦次好嘛!我们就不说程序正义啊证据规则啊这些,我们就说推理小说还能这样玩?Excuse me?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推理,不从证据啊细节啊动机啊抽丝剥茧(要是还有这种小说能不能来个好心人帮忙排个雷?)…而且,严良最开始为什么会怀疑骆闻呢?是因为骆闻有一辆奥迪但他从来也不经常开(天呐,这么神奇?小岳岳脸.jpg)——严良OS:这不符合常理啊!(╯‵□′)╯买好车但不开这种事你怎么能干的出来?这一定就是凶手了!好的把你代进去!哇怎么看怎么像凶手——啊那一定就是你了!(WQNNNGT!)这特么都行?!就因为他有一头小毛驴他从来也不骑?!(麻麻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之前看《化工女王的逆袭》感叹学好数理化真是走遍天下都不怕,我再看完这篇我才发现了,在作者的小说里(我没有针对理工科啊我说的是作者的小说里),学好数理化的大概更适合去犯罪,追求正义这种事情还别交给你们了吧,虽然作者在小说里有讽刺司法,但我觉得,我还是更讨厌严良,这还有另一方面原因。

       严良对正义的双标实在太严重了,开头的时候警方怀疑罪犯是在实施法外制裁,我觉得严良才是那个把自己心中的正义当成正义无视法律规则致力于实施法外制裁的人,而且还双标,自以为自己是在帮助认为是弱者的一方(有的时候其实我是会喜欢法外制裁这一方犯罪分子,因为作者的引导和设定他们占尽了心理上的优势,要不然就是正邪双方实力相爱相杀,而且又苏啧啧啧,但是严良…我真的…手动再见好嘛)。警官说到严良为什么会被辞退的时候告诉了我们原因,是因为当时他经手一个案子,丈夫对妻子进行家暴,儿子一气之下杀了父亲,然后母亲主动给儿子顶罪,严良知道是顶罪但依然瞒着警方,不仅如此还帮助母子俩修改证据和笔录,东窗事发严良辞职从此离开刑侦界,当了大学老师。按理说这样一个人很容易让看书的人支持他,可是后来呢?你说你要退出就退出好了,怀疑自己同僚是罪犯以后又想方设法默默回来企图把他绳之以法,关键你也没有证据什么的啊!办案靠直觉?!可是你不是传说中的逻辑高人么,真没看出逻辑在哪。刚开始以为就是一个心肠柔软追求人间大爱的人,还行吧,小说里总离不开这样的人,然后呢?按照严良的这种价值观,骆闻难道不是弱势么?骆闻的妻子和女儿在八年前失踪,他八年来费尽心力想找到她们的下落知道她们的消息,整个人生以此来支撑,但按正常途径警方帮不了他了,一直没结果,对警方失望后想到了杀人这种方法,这也是走投无路啊,他不可怜吗?(虽然我知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那为什么严良非要把他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呢?为什么严良前后行为不一样呢?我不知道对严良来说骆闻和前面那对母子有什么区别,难道那对母子会因为犯罪家破人亡,但是骆闻不会?呵呵。难道是因为那对母子家里穷,但是骆闻有钱?呵呵。难道就因为骆闻以前说过“任何理由的犯罪都是可耻的”而他现在犯罪了所以他应该被绳之以法?呵呵。

       我觉得公平正义可能有很多种,但是一条法律摆在那,大家都遵守同样的标准这是一种公平正义吧,可是却偏偏有的人违背了它还试图不受到制裁,有的人还帮这样的人逃避大家都认可的规则,这才是严重的践踏正义。你说你杀人是没有办法了,冲动啊失手啊有一些不可忍受的原因什么的,可以帮他寻求救济啊,争取量刑从轻啊,社会舆论帮助啊,哦你帮他隐匿毁灭证据伪造笔录?可能本来情节不太恶劣,你这样一搞…关键是最后还被发现了┑( ̄Д  ̄)┍

       严良最后一次在警局审问骆闻,希望他自己认罪的时候(因为没证据),是这样写的——“严良瞪着眼,隐隐含着怒气:‘你以前总说,任何理由的犯罪都是可耻的,这也是你的从业精神。可我万万想不到,说出这句话的人,竟然杀死这么多人,却丝毫没有羞愧之心。你的自私彻底掩盖了你的良知!’”哈,说的跟你有职业精神一样?都去毁灭证据修改笔录了,你跟别人谈职业精神,我真是…被气笑了,你不觉得你是在五十步笑百步嘛?你没有因为自己的行为被判刑看起来真的是执法不严了。所以说,对于严良,严良认为是对的,帮助毁灭证据笔录涉嫌犯罪也在所不惜,也是对的;严良认为是错的,没有证据没有逻辑也要想方设法把他关进局子里,真是中二值max。所以联想到《坏小孩》的结局,我估摸严良也会因为对方未成年balabala的什么原因自作主张充当圣母了。

       我突然想到有的人特别崇尚英美的法律,认为那才是真正的正义公平,然后又连什么是程序正义都不懂还要去嘲讽,我觉得这种人就是个笑话。



评论

热度(3)

©三尺一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