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一介

阶段性自萌。不长情。
剧透党。

【读书】【明清】《合锦回文传》和李渔

    看完了《合锦回文传》,李渔的小说也基本告一段落了。我还是觉得《无声戏》是最好看的,《合锦回文传》没有超越它,甚至觉得差了一截。作为一个现代人,自然会用一些现代的价值观来看待小说中的世界,而且作品中所透露出的作者的三观是无法忽视的,所以有的时候真就觉得接受不了。特别是笠翁,虽然之前看的短篇小说已经让我深刻认识到他有多么直男癌,但是这本长篇还是再次放大了他的价值观,我一边被故事情节所吸引,一边吐槽无法接受的他的意淫。

 

    开篇用苏若兰和丈夫的故事做引子。讲才女苏若兰的丈夫有了小妾,冷落苏氏,苏氏凭借自己的才华作出旷世奇作璇玑图,重新获得丈夫的宠爱,恩爱百年的故事。

 

    古代小说真的很多都是正妻和小妾争夺丈夫的宠爱,最终正房就是正房,凭借自己的高尚品德或者无双才貌和丈夫恩恩爱爱,宅斗成分没有当下的小说精彩,往往会以轮回因果报应作为指导思想宣传教化。

 

    说回笠翁的《合锦回文传》,就故事情节方面,还是比较有意思的。苏氏的璇玑图流传至这一朝,男女主各有半副锦,皆是有才人,并且对配偶的要求都很高,宁缺毋滥。

 

    男主梁生才高八斗,和大部分文人一样清高。梁生家里有个亲戚堂兄赖本初,他先是挤走了正直仗义的薛尚文,后来又把薄情寡义展现得淋漓尽致。到了梁生父母双亡,才发现赖本初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赖本初借着梁家和梁生的名声扶摇直上,和栾云、时伯喜狼狈为奸,改姓投靠佞臣杨复恭。赖本初当真三姓家奴,恩将仇报骗取梁生手中的半张回文锦。梁生和梦兰经过重重磨难终于在一起,赖本初又找人刺杀女主桑梦兰。最终当然是天道轮回因果报应,梁生高中,坏人得报。每个人的性格都很鲜明,故事情节没的说。

 

    但是笠翁真真真的直男癌啊!我想着男女主各有半张锦,楔子也是苏氏和丈夫最终团团圆圆,那这肯定是得一人心白首不离的,但是笠翁就是能变出个花来。

 

    梁生和梦兰心意相通,在得知梦兰失踪的时候,含泪表示“门生一向难于择配,除却梦兰,更无其匹。今生不以梦兰为室,情愿终身不娶了”,这么坚定的男主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虽然中间出现了梦兰的表亲,也是个才女,对配偶要求极高,尚未婚配,但是前期她的戏份少之又少。我以为终于可以放心了,谁知道!梦兰躲过了赖本初的刺杀后,到表亲家里小住,无意间看出了表亲对梁生的爱慕之情。表亲知道梁生和梦兰感情甚笃,所以一直把感情放在心里,并没有争取过什么。但是梦兰主动对她说:我们共侍一夫吧!表亲表示:梁生只爱你一个,万万不会同意的。梦兰说没关系包在我身上。表亲羞涩点头,表示一切全听安排。梁生此时以为梦兰已经被害,整日以泪洗面魂不守舍,梦兰就扮鬼显灵,混水摸鱼移花接木,设计让梁生糊里糊涂娶了表亲,然后梦兰又从“鬼”变成活人。娶亲后梁生发现表亲也是个才貌双全之人,也不吃亏,娥皇女英感觉也不错,于是结局就“三生石上坐三人”了!

 

     所以说笠翁既不让男主背锅,也不玷污第二位美人,直接让正室对她发出要约。虽然可能正室为丈夫张罗娶妾在古代也比较常见,但是就是心里不舒服啊。也不怪笠翁养戏子,美貌妻妾成群。

 

      题外话,还有两个角色,薛尚文(后来改名薛尚武)和钟爱,我一直以为他们两个有一腿的。钟爱是以前梁家的书童,被赖本初玷污陷害,然后背井离乡。薛尚文撞见了赖本初和钟爱,知道他们俩的事,后来也被赖本初挤走了。巧就巧在,钟爱离开以后走投无路所以从军了,薛尚武继承家世地位做了武将,两个人遇到了,然后钟爱就一直受薛尚武的提携。而且两个人都一直由于各种原因没有成家,这还不足够让我浮想联翩吗?可惜笠翁是个直男癌,他笔下哪一个男主不是广开后宫?龙阳断袖倒是有一对一的,可惜只要写龙阳基本全员BE,而且BE得孤苦惨烈,想想男孟母。于是薛尚武后来娶了公主,钟爱后来也成了家。

 

       笠翁写的龙阳不多,短篇集里面只有两个,一个是男孟母,不多说,男扮女装自阉,被有心人借题陷害伴侣,然后郎君去世,帮郎君养孩子,成了男孟母,被官府表彰流传后世。还有一篇在《十二楼》中,讲三个书生做生意,其中两个在外地有家室,还有一个没有成家的美貌书生汝修在做生意的时候就是这两个书生的“家室”,每人一夜轮流相伴。但是有权贵看上了汝修,就想方设法想得到他。后来汝修被太监收为义子,被阉,最后汝修报仇了的故事。总之,笠翁的龙阳总要有一方是阉或者被阉的,笠翁作为一个直男癌显然不喜男色,所以我觉得他这样写的潜意识应该是把龙阳中的其中一方不当作男人看的,他显然不能理解男人之间有什么好喜欢的。

 

      《十二楼》的一个讲少年染上赌瘾的故事,少年的母亲害怕孩子是被人骗去做了龙阳,笠翁是这样说的“看官,你说竺生的母亲,为何这等有见识,就晓得小山要拐赌,把银子送去还他?要晓得他母亲所疑的,全不是诱赌之事。他只说要骗这两个孩子做龙阳,把酒食甜他的口,银子买他的心,如今世上的人,一百个之中,九十九个有这件毛病”,可见风气盛行。

 

       虽说直男癌本来就是封建糟粕文化的一部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李笠翁的直男癌就是让我特别不喜欢,就我目前来看的,别的明清小说倒是没有这样的观感。就算是那种正室和小妾和渣男的,也没有让我这样排斥。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李笠翁的小说很多刚开始都给人一种男女主是真爱的错觉,谁知道男主突然就被作者开后宫。笠翁对“真爱”的理解显然和现代人不一样,所以我知道也不能怪他,但感情变化真的太突然了,突然就在两个真爱中多了一个第三人。

 

       之前有一篇也是,讲两家是亲戚,男女主是表兄妹,长相出众,但是两家之间有隔阂,老死不相往来。有一天,两家的小孩从池塘的倒影中看到了对方的面貌,一见钟情,互表爱意,但是鉴于两家之间的矛盾,所以成亲无望,都生了大病。最后其中一家的家人先妥协,想要和对方结为亲家,就找中间人帮忙,然后那人从中想办法,同时给两家说媒,但是不真实表达说媒的对象,中间把自己女儿赔进去了,两个女子都嫁给了男主——“珍生正在两忧之际,得了双喜之音,如何跳跃得住!”。给人的感觉就是,怎么突然多了个小三?而且是强行小三。就不提被我唾弃了一万遍的那篇《丑郎君怕娇偏得艳》了,还放在开篇的位置,很赶客啊,真的是每次都被我拎出来。这难道不就是为了满足作者的意淫吗。其他的小说,要么就是男主渣最后有报应,要么就是小妾毒最后有报应,所以觉得其实还好,但是笠翁真的不这样。可又不得不承认,笠翁小说的戏剧性真的很吸引人,情节巧妙。真是让我又爱又恨。 .

  

评论(4)

热度(3)

©三尺一介 | Powered by LOFTER